第A03:版面三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24年02月10日 星期六 出版 返回首页 | 版面概览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上一期  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春联里的年

  ■彭发灿

  大年三十贴春联,是春节前最后一道年俗。

  过完小年,父亲到供销社买回红纸、毛笔和墨汁,为写春联作准备。父亲的硬笔字写得不赖,对我后来能写好硬笔字影响很大。我儿时,于毛笔是陌生的,更无从评判父亲的毛笔字。待我上初中,在拜年中见识过大姑伯父和永康伯手书的春联,觉得父辈中他们的毛笔字堪称书法。

  父亲在堂屋写春联,会将事先裁好的联纸折过田字格,铺上八仙桌。我站桌子对面,伸手轻轻拉压住联纸顶端两角,充当父亲的“镇纸”。父亲提笔蘸墨时,像是鼓励自己,又像是告诫我:“孔夫子不嫌字丑,只要笔笔有。”父亲年年写春联,年年说这句话。我终是明白,无论硬笔字、毛笔字,无论字美字丑,前提是绝不能写错字。来自父亲的教诲,我谨记至今。

  春联的内容,并不是父亲自撰的。他有好几本厚厚的联书,五言、七言、九言,以及多字长联,内容涵盖各种场景。父亲选择到心仪联句,会在旁边划勾标记。家里门、窗计十九处,对应十九副春联,加上十九张横披,一口气写下来,在寒冬腊月里也是个苦差事。但在浓浓的年味里,这点小苦累,恰似一杯加糖咖啡,入口苦,咽下甜。

  父亲放手让我写春联时,我上高一。

  从买笔墨、纸张,到裁纸、折格痕,我全程自己动手。这回父亲主动做我的“镇纸”。其时我也隔三差五练过毛笔字,但在父亲的注视下,执笔落纸那一刻,右手还是不由自主地抖。越想写好,越写不好,越写不好,心里越紧张,越紧张,手抖得越厉害。一副春联在抖抖索索中写完,如卸重荷,周身燥热,手抹额头,竟是一层毛毛汗。父亲显然洞悉了我的心思,用他那句“孔夫子不嫌字丑,只要笔笔有”的“老话”安慰完我,就借口有事走开去。

  我长舒一口气,喃喃自语几遍“孔夫子不嫌字丑”,将一心求好的心态调整到以不惜笔墨纸张为指导思想,放开手脚,心平气和地写,后面的春联居然愈写愈顺。

  贴好春联就过年。大年三十贴春联,需在吃庚饭(家乡中午的团年饭)前完成。我第一次贴春联就闹了笑话。遵照父亲吩咐,我把相关联语分放到对应的门或窗位,依平仄音分清上、下联,在对联背面刷上母亲熬的米糊,按上联在右、下联在左的顺序,挨门框外沿左右等高贴上墙壁,再在门楣中间贴上横披,最后用手掌把刚贴上的联纸抚平,一副新鲜出炉的春联就这样被我小心翼翼地贴好。

  我刚下梯子,父亲大笑:“贴错哒,快揭下来!”我云里雾里,脸一时涨得像春联纸样绯红。怎么会错呢?虽心有不服,但还是忍不住抬头把上、下联用普通话默念一遍,尾字仄声是上联,尾字平声是下联,没弄错啊。转过身来面对父亲,拍了拍自己刚擦染上春联红的双手,下意识又把右手略微往外伸开比划,嘴里一边念着“上联在右,下联在左”,一边犹疑地望向父亲:“哪里错啊?”“读对子,是面对门窗来读,哪个背对门窗来读!莫非长了后眼晴?”父亲一句话把我点醒,原来我是背对门窗来分上、下联的。

  这件糗事至今忆及,还会忍俊不禁。我也因此深受启发,世事洞明皆学问,同一事物,不同角度去解读,会得出不同结果。角度不对,错误翻倍。

  “半盏屠苏犹未举,灯前小草写桃符。”坚持手书春联多年,书艺虽未见长进,仍以父亲的教诲聊以自慰。若算一点收获,就是改正了横披的书写顺序。书协朋友告诉我,他们写横披一律按从右至左写。此后我信而从之。

  十多年前开始,春节临近,市面就有款样繁多的印刷联出售。图一时新鲜,买过几年印刷品回来贴。后来不买,终是受不了机器印出的那份花里胡哨的俗。商、企赠送的春联,我基本不用。那些醒目的logo,业已煞了年节风景,也不愿将自家的门窗作他人的广告栏。

  春联读写日多,我偶尔尝试自拟春联。感觉自己撰联,能直抒胸臆,接地气,更切实际。亲手贴上自撰自书的春联,墨香情悦,别是一番年味上心头。我甚至天真地以为,这样的春联,才能安放自己对新年的所有期许。

  古人曾将两块桃木刻上神符,立春时节挂在门首驱鬼避邪。千百年前的习俗,历经岁月勾兑,嬗变成近代写在红纸上内容丰富、词句优美、喜庆炫目的春联,并成为我们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。

  我一直崇尚老祖宗大美至简的审美观。当一年一度盛大的中国年,遇上典雅、庄重的中国红,波澜不惊的日子总会绽放成欢乐喜庆的海。

  人逢喜事精神爽,节到人间情自浓。大年三十,辞旧迎新,神州大地,喜气洋洋。千家万户,张灯结彩,于窗明几净的厅堂,人们用副副吉美吉祥的春联,祈福接春,寄寓心中对来年美好生活的向往:国启龙章春在眼,民兴骏业锦添花;瑞气盈门增富贵,春风入户报平安;屋偏路畅身可远,门正风清福自来……

  吃过庚饭,大人小孩,沐浴梳洗更衣忙,神龛之上,烛光摇红烟火香。晚饭毕,家人团聚,温馨祥和。父母和颜悦色地给孩子发压岁钱,期望他们岁岁平安;大人恭恭敬敬地给长辈奉上红包,祝愿他们健康长寿;平辈互道吉祥如意,恭喜发财。一家老少,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。万家灯火夜未央,阖家围炉话守岁。当新年的钟声在火树银花中敲响,灯影绰绰里,一副副红彤彤的春联,犹如一根根点燃的引信,将人们对春天的美好憧憬次第引爆。

  “爆竹声里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季节往来,四时成岁,一年光阴如白驹过隙,弹指又到除旧布新时。贴春联的年俗里,饱含人们对至善至美亘古不变的追求。春联里的“年”,有“辞暮尔尔,烟火年年”的祈愿,有“木槿昔年,浮生未歇”的自勉,更有新时代、新征程上的华夏儿女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”的号角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A01版:版面一
   第A02版:版面二
   第A03版:版面三
   第A04版:版面四
春联里的年
咏物组诗
拜祖年
雪中胜景四首
中国红
纸蓬年礼包
衡阳日报版面三A03春联里的年 2024-02-10 2 2024年02月10日 星期六